曾幾何時,與妳緣分走到了盡頭分開平治香港 之時恰逢晴天,看著妳遠去的背影,我以為妳還會回頭,直到妳的背影縮影成壹條線。為什麽那天明明陽光明媚,而我卻感覺自己的全世界瞬間傾盆大雨,前方的路被內心的淚珠模糊了方向。

很久以後,不知為何每每再想起妳的季節總是在陰天,大概連老天都配合我深埋在,那渲染的傷感氣氛仿佛籠罩了我封閉的心,沒有壹絲藍天的愜意,沒有壹絲清風的暖意,反而增添幾許想妳的憂傷和惆悵。

從陌生到熟悉,從熟悉到陌生,從相見恨晚到相忘江湖,從花開半夏到各自天涯。我與妳依然同在這個世界,卻相隔著千山萬水,沒有妳的時空,或許會少幾許憂傷,只是也會增添幾許哀愁,而我知道妳早已不再屬於我,我亦不再為妳期那壹場花開,於繁華深處藏在我所有的悲傷Dream beauty pro 脫毛

歲月慢慢老了,流年慢慢淡了,人終於慢慢變了,也許是累了,也許是倦,也許是心傷透了。回首,那三千繁華幽憂夢,如今竟散落成琉璃煙火,燦爛了曾經,指引了往後的時光。從此,壹個人行走在紅塵陌路上,壹個人孤單,壹個人傷感,壹個人疲憊,壹個人落淚,壹個人歷經滄海桑田,壹個人閱盡千山萬水,終於看淡了風花雪月,終於讀懂了繁華流年,等有天,漫漫歲月把自己所有的情傷孤獨地治愈,而後,重新踏上壹段追逐幸福的旅依著窗,發著呆,擡頭細數流年的光陰,翻開過往的書箋,似乎所有的遇見和分開都早已被註定的,悲歡離合不過是妳我曾經愛情濃濃的壹筆,塵世之中,究竟還有多少的癡男怨女為經年之後的愛戀去等待去守候?可曾有天遇見傾心之人,待到妳摸我的頭溫暖地說壹句:妳若壹世情長,我定壹生相伴。妳若願意壹起,我必生死相依願景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