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誰點墨成癡,驚擾了那如水的流年豆腐貓砂?淡淡相思愁,輕輕離亂語,敢問癡情為那般?原來妳壹直在我記憶的深處,清楚明媚,不斷地糾纏著思念的滋味,心隨著壹次次的碎,百轉千回,彈指流年,誰

還在翹首企盼,任時光逝盡了韶華,仍無悔的吟唱,獨望那冰寂空淚的遙遠,千年臨摹壹份愛的答卷,夠不夠凝練?也許今生,妳是我難以忘卻的緣、也許今生,我只為妳而纏綿,北國以北,南國以

南,縱然天長地遠,我為妳寫好的箴言,不增不減,對妳的思念,早已托付給日月流年。

憑借筆尖的定力,將妳的所有撰寫成壹本半箋小字。即使哪壹天,我們真的躲不過相忘江湖的結局,也好,讓我擁有壹份專屬妳的記憶,可以沿著文字的路線,再追尋真情的落角,寄壹份相思,托於

明月,飄向妳的桃源,無論妳在何方,都能聞到彌漫馨香縷縷,那便是想念的花瓣在飛舞著,盤旋著。

為妳而來,浸染壹生愛,沈醉壹世情,揮去壹身哀愁,笑望彼岸燈火,妳是我今生美麗的等待,縱是青絲染霜,也要成就那壹抹最美的色彩。壹些故事早已被時光無聲掩埋amway濾水器,壹些記憶早被風吹得無影

無蹤,而銘記於心的溫純,便是顛沛流離的歲月裏最美的風景。輪回的湖畔,等待無數個年月,只因放不下想念,就成了執念;有些過往,映在眼角,就成了滄桑;有些回憶,放在心裏,亦是最美。

誰解相思味,誰盼良人歸,誰捧胭脂淚,誰描柳月眉,誰將曲中情怨,誰思紅袖輪回,誰壹腔相思錯付,都是斷腸人。蝴蝶,壹朵華美盛世的花,誰為伊人憔悴,看盡壹世滄桑,繁華落滿壹地,憂傷,傾訴壹世的淒涼,為妳彈奏再美的樂章。在秋的氣息中,將思念擱淺,塵封深藏,那壹抹溢在心底的暖意,便是歲月沈澱的芬芳。

彈指流年,拂歌塵散,消瘦了思念;輕觸琴弦,如風之纖細,思念為誰斷?繞指的情愫,壹生的眷戀,在琵琶和鳴中,演繹了壹場又壹場歲月的留戀;情到深處,孤寂難掩,耳畔的呢喃似花落時壹聲

輕嘆;情緣訴不盡笙簫,壹世情思誰人憐,朦朧中四下裏無聲蔓延;掬壹泓流水,攜壹律清風,在花箋裏染了斑白DPM床褥